军迷圈

或死220万人,死亡疫情曲线逼近美国!美媒:彻底改变超级大国!

军迷圈官微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哏都太尉

截止3月20日,仅仅只用了10天左右,美国累计COVID-19确诊就超过了1.9万,接近2万的数字。在特朗普不断甩锅胡乱指挥美国走向混乱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美国还是有靠谱的专家。美国全国各地的专家一直在大量制作一个又一个疫情发展模型,整理数学、医学、科学和历史的每一个工具,试图预测COVID-19可能即将引发的混乱,并做好准备。美国《华盛顿邮报》已经公开承认,由于特朗普无能而导致的COVID-19疫情,很可能将彻底改变美国。

这些模型和算法的核心,是要搞清楚一个可怕但令人振奋的事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国的政府、政客、医疗机构,特别是这个国家的3.28亿国民。所有人每天都会做出微小的决定,但对美国的未来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最坏的情况下,美国正处于接近220万人死亡的轨道上。这种模式设想无数病人涌入医院,甚至需要在停车场里搭建帐篷临时床位。医生将不得不就谁能活谁能死而做出痛苦的决定。一线临床医生的短缺,将随着他们也受到感染而恶化,一些医生会与他们的患者一起死亡。对特朗普政府本已脆弱的信任将进一步受到侵蚀。

但是美国专家认为,这种严峻的情况绝不是板上钉钉的结果。只要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和加强医疗体系,病例数就能下降。如果美国民众接受严厉的限制和学校关闭,最终的死亡人数可能也就只有数千人。要做到这一点,将需要美国人“拉平曲线”,减缓传染病的传播,这样它就不会让有限资源的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但是美国专家感到困难的是,现在美国民众是否愿意忍受这种对他们生活的严厉限制几个月,更不用说一年或更长时间了。

本月初,美国官员只是建议采取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等行动。截至周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警告不要举行50人以上的集会。转天特朗普敦促他们在家工作,不要以超过10人为一组开会,还呼吁地方官员关闭学校、酒吧和餐馆。这是因为当时英国流行病学家给美国当局的模型显示,如果不采取行动限制病毒传播,美国可能有多达220万人在大流行期间死亡。但是美国无知的公众却不想遵守,迈阿密海滩的年轻狂欢者就无视这些请求,美国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无视威胁的民众。一些老年人也是如此,虽然他们面临的风险最高。

研究发现,只有通过实施一系列严厉的限制措施,美国才能进一步减少死亡人数。这一战略至少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社会疏远、家庭孤立以及关闭学校和大学。这样的限制必须保持,至少是断断续续的,直到研制出有效的疫苗,这最多需要12到18个月的时间。流行病学家说,如果美国幸运的话,未来几个月可能看起来不会那么像一座大山,而更像是一串串崎岖的小丘陵。但是,如果当局在未来几个月放松一些措施,或者如果我们开始让它们自己溜走,这座山很容易就会回到指数曲线,这条曲线已经让意大利的医疗体系陷入困境,而美国正在拼命避免重蹈覆辙。

17日上午,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他所在州的感染预计将在45天内达到顶峰。该州大约有5.3万张医院床位,其中包括3000张ICU重症监护床位,而实际疫情可能需要10万张床位和3万个ICU床位。而纽约最大的医院系统——诺斯韦尔健康公司,在当地有23家医院和800家门诊中心,总共5000张床位,已经取消了其医院的所有选择性手术,以腾出工作人员和空间。该医院系统的老年病科主任玛丽亚·卡尼承认:“现在的美国就是10天前的意大利。”

卡尼指出,美国医院目前非常困难,一些医院在疫情爆发前已经达到了95%的使用率。随着案件激增,诺斯韦尔计划在单人房内放置多张床。它的救护车还将把病人送到不那么拥挤的卫星站点。那些遭受普通紧急情况-中风、心脏病发作、车祸-的人可能会发现自己被路由到远离急诊室的其他设施,以避免传播。但是人手短缺已经在加剧,因为诺斯韦尔的18名员工的检测已经呈阳性。由于潜在的暴露,200多人进行了自我隔离,这为可能发生的灾难埋下了伏笔。

如果下个月这一数字飙升,美国各个城市可能会考虑将体育场改造成方舱隔离病房。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谈到要将纽约市西侧贾维茨会议中心变成医疗增援设施。在旧金山,我们可能会看到冠状病毒患者被放入房车。在马里兰州的塔科马公园,2019年关闭的华盛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医院旧址可能会重新开放。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随着美国进入疫情不断爆发。一些专家已经转向预测未来,了解未来几个月会发生什么。起初,他们还以为美国公众能够保持警惕。但是在特朗普的一直蛊惑下,美国专家认为这次大流行将与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相提并论,那是现代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流感大流行。它感染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导致至少50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美国的至少67.5万人。而1918年的大流行分三波袭击了美国,春季温和的一波,秋季最致命的一波,以及那年冬天的最后一波。

1918年的流感让当时的美国医院不堪重负。由于得不到帮助,绝望的家庭在外面等着乞讨,有的富人试图贿赂医生接受治疗。在三周的时间里,仅巴尔的摩就有2000人死亡。停尸房的棺材用完了。当身体最终到达墓地时,就连掘墓人都病得很厉害,没有人埋葬死者。危机中美国企业大量生产纱布口罩和医院用品,但也引出了最恶劣的排外阴谋论,即“德国血统”的护士故意传染给人们。而在种族隔离制度下,非洲裔美国人的病人被大多数医院拒之门外等死。

而今天的美国,特朗普除了把原始讲稿中的“Corona virus”改成了“Chinese virus”,基本没有任何有力措施。在医院面临口罩短缺的情况下,特朗普居然表示:解决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州长。联邦政府不是运货员。特朗普为了稳住2020年的大选,肯定不愿意担负严厉执行隔离政策的政治影响,而是单纯把责任推给各州州长,而各州更没有能力实施严格的隔离手段,因此在明面上美国的经济停摆,却无法形成阻断COVID-19的通道,因此有可能造成经济长期衰退、病毒长期肆虐、医疗彻底崩溃、民众大量死亡的可怕场面。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