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圈

感谢萨达姆!10枚导弹击中基地,美军无一伤亡,在掩体里看大片

军迷圈官微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哏都太尉

1月8日上午,在伊朗弹道导弹接二连三的袭击后,美军躲在伊拉克的阿萨德基地竟然毫发无损。这次袭击是数十年来对驻扎美军基地的最大规模的袭击。军方表示,没有人员伤亡简直是一个“奇迹”。而这一奇迹,很大程度上要感谢萨达姆。因为他修的掩体比后来美军造的掩体要结实的多。

伊朗发射的11枚导弹中有10枚击中了美国在伊拉克的al-Asad基地的阵地。该基地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由美国控制。使用机载制导系统的伊朗导弹成功粉碎了美国敏感的军事地点,摧毁了一个特种部队大院和两个机库,此外还有美国无人机操作员的住房单元。

第一次警告在1月7日晚上11点,美军接到了伊朗要袭击al-Asad基地的消息。大部分美军被派往掩体,少数美军以空运方式离开。只有必要的人员,如塔楼警卫和无人机飞行员,将在最后撤入掩体,因为一方面警卫要保护基地免受地面攻击,有情报称导弹袭击之后会发生地面攻击。另外无人机飞行员起飞无人机来避免导弹的攻击。

随着预期的袭击越来越近,大多数部队列队进入尘土飞扬的金字塔状巨型掩体。这些掩体散布在基地各处,是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期间建造的。这些厚厚的、倾斜面掩体在几十年前建造的,目的是为了抗拒来自伊朗弹道导弹的功能攻击。当时双方经历了长达八年的血腥两伊战争,最终以僵局告终。美军表示,他们不确定萨达姆时代的避难所能否抵挡住弹道导弹。但它们肯定比后来美国造掩体更坚固,因为后者只是为了抵御火箭弹和迫击炮的攻击。

第一枚导弹于1月8日凌晨1点34分落下。他们之后又进行了三次凌空打击,每次间隔超过15分钟。袭击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基地的美军部队躲在掩体称这像看美国军事大片,但同时心中又充满恐惧和手无寸铁的感觉。例如阿基姆·弗格森上士,就是最后撤到掩体的无人机操纵团队成员。他说:“我握着枪,低下头,试图找到一个舒服的地方,所以我开始在脑海里给我的女儿们唱歌。我只是在等待。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快。我已经百分之百准备好去死了!”

斯塔西·科尔曼中校是将部队带进萨达姆时代掩体的美军长官之一。在避难所呆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她产生了怀疑。科尔曼说:“我当时坐在掩体里,认为也许我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大约10分钟后,导弹爆炸了,我说,好吧,这就是我的答案。”“整个地面都在晃动,声音非常大,”她说。“你可以感觉到这里的冲击波。我们知道导弹离得很近。”她说,每一次爆炸,掩体大门都似乎像波浪一样弯曲,每一次撞击都会在避难所产生回响,好在基地掩体扛住了导弹冲击波。

与此同时,弗格森上士在一个美国制造的掩体里,这是一个由五英寸厚的混凝土板和沙袋加固的拥挤空间。他通过相邻墙壁之间的裂缝观察伊朗导弹的攻击。弗格森说:“避难所的一侧有一个小洞,我们看到了一道橙色的闪光。每次我们看到一道闪光,就意味着几秒钟后导弹将击中地面,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的闪电侠。我们太累了,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肾上腺素激增!”无人机操作员、26岁的上士科斯廷·赫维格称整个导弹袭击过程,就像是美国好莱坞军事大片。

当部队都从掩体中出来后,许多人开始工作,修复损坏的东西。他们描述了一种既松了一口气又惊恐不已的感觉。大家都看着对方的眼睛,好像在问“你还好吗?”接受采访的几名士兵表示,这一事件改变了他们对世界的看法:尽管美国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但历史上美军很少干等着挨打,成为对手尖端武器的打击对象。“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种程度的恐惧,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弗格森说。

美军驻扎的al-Asad基地空军基地是伊拉克最大,最古老的军事基地之一。它位于2014年至2017年间伊拉克西部ISIS活动温床的安巴尔省。安巴尔是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逊尼派极端主义的发源地。2018年12月,特朗普访问了该基地。特朗普说,“我们进来,我们感到非常安全。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但我们感到非常非常好,非常安全。”一年后,副总统迈克·彭斯参观了基地,与大约150名服务人员一起庆祝感恩节。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