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圈

北约70周岁,这个僵化和官僚的行尸走肉应该退休了

军迷圈官微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火星方阵

人到七十古来稀。到了这个年龄,人们应该享受退休生活。在伦敦庆祝成立70周年的北约,早该退休了。

11月初,法国总统马克友告诉《经济学人》,北约已经“脑死亡”,他似乎决心要把北约及其成员国从集体昏迷中惊醒。11月28日,在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巴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试图给这个多年前就已经变成僵尸的躯体,注入大量的现实主义强心针。

根据德国政治理论家 施密特的说法 ,马克龙的休克疗法包括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构成了政治本身的本质:“谁是敌人?”如果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军事联盟就没有任何意义。马克龙不得不问这个问题,这一事实表明北约是多么地失败。

北约在其1999年和2010年的官方战略概念中列出了如此多的威胁,听起来就像害怕一切……恐怖主义;海盗行为;种族暴力;不充分的经济体制改革方案;对能源供应的威胁;武器扩散;毒品走私;网络攻击;激光武器;电子战争;健康风险;气候变化;甚至未定义的“不稳定。然而,“敌人”一词并不存在于北约所面临的重重挑战之中。

提出了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之后,马克龙回答了这个问题。敌人是俄罗斯吗?不。中国吗?也不是。他说,敌人是恐怖主义。通过说敌人不是俄罗斯,马克龙在政治选择上,正在与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彻底决裂。我们都知道,这些国家都是华盛顿的“应声虫”。在美国,反对特朗普与莫斯科修好的是国会、军队、国务院等,而不仅仅是中央情报局或其他秘密机构。

这些势力决心将俄罗斯指定为敌人,这正是欧洲议会三月份所做的。它裁定欧盟与俄罗斯的伙伴关系已经结束。

然而,马克龙试图提醒每个国家,北约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维护欧洲的和平。他坚持认为,欧洲的和平需要与俄罗斯对话,这无疑是对华沙的抗议声浪的回应。当然,他向所有人保证,他的对话将是“清晰、有力和苛刻的”,但波兰人根本不想进行任何对话。确实,一些波兰政客-例如欧洲议会议员-将马克龙描述为普京的“有用白痴”。

马克龙不顾反对,指出了欧洲和平面临的两大威胁,这两大威胁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乌克兰持续的危机,其次是美国退出《中程核力量条约》 。马克龙正确地指出,欧洲安全的关键问题竟然不在欧洲人手中,这是不能容忍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不仅呼吁与俄罗斯对话,而且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对话。马克龙回复了普京暂停使用这些导弹普京的一封信。然而,其他国家则表示,俄罗斯的建议应该直接扔进垃圾箱。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但媒体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但马克龙相反。通过不断的宣传,人们已经深深地相信了俄罗斯的威胁。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

不幸的是,尽管马克龙提出了正确的问题,并对其中一些问题给出了正确的答案,但他在某一点上肯定是错的。恐怖主义确实是西欧国家的主要威胁,但北约绝对不是对付恐怖主义的机构。11月29日发生在伦敦桥的事件表明,与同10月3日发生在巴黎市中心的杀戮事件一样,发动一次恐怖袭击只需要一把菜刀。

北约是一个庞大的联盟,拥有坦克、核弹、陆军、飞机、舰艇和潜艇。所有这些在对付单个恐怖分子时都毫无用处。能够应对这种威胁的只有国家情报、国家政策和国家警察。一个国际组织不可能做到这些。

如果马克龙成功地在乌克兰和核裁军问题上与俄罗斯建立了新的关系,他将为欧洲的和平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是,如果他成功地让北约把注意力集中在“恐怖主义”上,我们将看到又一个毫无意义的官僚主义胡言乱语的十年,而无辜的人继续在欧洲的大街上流血而死。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