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圈

二战日寇忠君爱国,悍不畏死?他们要靠这些东西保命呢!

军迷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铁血视角

二战日军的武器并不是一流,但他们心头畸重的“精神武器”却堪称世界之最

二战日军在许多精日分子嘴里是人类历史上最英勇的战士,这是非常荒谬可耻的观点。

日军与其说“勇敢”,不如说是“癫狂”,孱弱的民族为了自强,只好千百年不断用自虐变态的手段,苦苦寻找让自己“强大”的途径。

反人道的武士道就是一个丰硕的成果,武士道也因此成为日本“民族魂”。在这种民族精神熏陶下,即便女子也会充满这种有违人性的思想意识。

日本旧有的武士道文化以及现代法西斯军国主义,为日本的侵略战争提供充足的精神武器。

二战中,“铳后”的日本女性也扮演了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角色。战争中,身处异国他乡的军人与亲人相互思念祈祝是全世界共有的动人情感。但是千百年武士道积习和法西斯主义浸染下的日本,这种人类大爱变了味,深情厚谊被糊上浓重的法西斯气息。

一个日本男子单单从应征入伍开始,就有一套又一套非常具有蛊惑煽动性的军国主义仪式,无时无刻不激发士兵体味个人与国家、民族、乡邻、亲族之间的荣辱与共。

可以说,二战中的日军身上,肩负着有形无形双重“武装”,有型的“武装”是可以杀人的刀枪武器,无形的“武装”则是种种武士道式的“风俗人情”。它们表面上是人类共有的亲情祝福,内涵却是激励日军为国争光、为家增荣的战斗檄言。

远在中国的日军能从日本国内收到许多这种无形的“精神武装”:慰问袋、千人针是最能发挥效用的。

所谓千人针,是一种日本独特的民俗“护身符”,通常做成布纳腰带,最为奇特之处在于,这条不起眼的布带上,竟然能经由千百名素不相识的日本女性之手,刺上有祝福涵义的针线。

一个可能还未经人事的日本大男孩(出国前),身上竟能满载众多女性深情厚意的殷殷祝福,焉能不“遇难成祥”“武运长久”?!

千人针本是时时刻刻帖身的亲情牵挂与祝福,却成为法西斯士兵的无形铠甲。

千人针之俗据说起自日俄战争,把现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结合日本传统的忠君爱国思想,在当时得到政府的大力推广,一些思念儿子丈夫的日本妇女,在神社和火车站等人多的公众场合,乞求素不相识的女性为自己的亲人刺(日语中含有“恩赐”之意)上一针。鉴于“爱国主义”情操,一般女性都会乐意帮忙。

到了二战军国主义大肆横行之际,这种行为更是得到日本法西斯团体之一的“爱国妇人会”大力支持,甚至会把这个当做任务派给大学中学的女学生来做!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一个母亲就有如此强大的精神感召,一千个素不相识的女性的殷切祝福,对一个青年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据说一般的女人只需刺一针,但如果是属虎的女人,就需要刺上她实际年龄数的针脚,会更加具有“魔力”,日本人迷信“虎行千里终能平安回家”。所以,细致的千人针,甚至会由一千个女性,缝出老虎的外形轮廓!

更用心的千人针,还会缝上两个五元硬币,因为“五能越四”、“十能过九”,“四”“九”在日语中是死和久的谐音,这样两个五元不仅能保佑士兵躲避死神,而且不必“苦战、久战”!

被法西斯如此极致巧妙的借用到文化土壤中,怎能不结出可怕的成果?

这样的法西斯士兵,与毫无国家概念、被一根草绳捆绑住成为士兵的军队战斗,怎能不旷日持久、艰苦卓绝?

日本士兵对千人针的感情是非常珍视的,与其说他们真的相信这个东西能避子弹,不如说是将它视作亲人的化身。日本兵爱洗澡,可是这个贴身东西却舍不得洗,害怕“法力”洗没了。曾经甚至有正在攀高的士兵,由于千人针脱落而惊慌失措跌落摔死的事件。

由此也能看出,其实日本人内心还是非常怕死的。

抗战中,中国军队经常能缴获这样的千人针,由此也使我们的战士清楚的认识到他们面临的是怎样一种从头到脚、从内心到外在都“全副武装”的法西斯野兽。

被这种极致文化夺劫走灵魂的不仅仅是日本青年,竟然有许多中国台湾的青年也因此丧失了中国人的意识,直到今天,他们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