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圈

信仰即战力?俄武装直升机服役 先请神父开光才能飞

军迷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

近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驻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航空部队有一架新型的米-35M武装直升机服役,强力机关居然请来东正教神父,一本正经的为新直升机开光,对其播洒圣水,祝福它“奋勇杀敌”。这引发了中国公众的极大兴趣。俄国人相信经过牧师开光的武装直升机,性能会得到显著的加成,由此可见宗教对于俄罗斯军队的巨大影响。

为何俄国人喜欢让东正教神父为武器开光呢,这与俄国人的宗教信仰有关系。俄罗斯最常见的宗教是东正教。一般来说,大约有75%的俄国公民也可归为东正教人口,这些俄国人即便不是虔诚的教徒,也深受东正教文化的影响,接受东正教的习俗。例如位于远东的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飞机制造厂最新式苏-35战斗机出厂时,也要举行宗教仪式。

俄罗斯境内生活着190多个民族,宗教派别不胜枚举,但东正教却独占鳌头,地位堪比国教。苏联70年间也没有能够消除东正教的深远影响,东正教的公信力、号召力和信仰程度,成为俄国民众的精神归宿和国家的文化标签。

俄新社2000年8月发表的《俄罗斯国民对宗教的态度》中,做过统计,全俄有56%的国民信奉东正教,3%的国民信仰基督教的其他教派,5%的国民为穆斯林,1%的国民信仰其他宗教。此外,约有31%的国民申明自己为无神论者,还有4%国民的宗教态度不明朗。

2013年,全俄社会观点研究中心又做了一次俄罗斯宗教信仰抽样调查,并绘制了《俄罗斯宗教地图》(上图)。按照严格的统计,有41%的俄国人信仰正教(这是指那种正规的定期去教堂的虔诚教徒),有25%是口头正教(泛指有神论者,很少去教堂或宗教礼仪场合,连画十字都不标准的)。在俄罗斯,还有12.9%的国民是无神论者(并不是指共产主义者)。

有很多中国人说俄总统普京信仰共产主义,是个真正的党员,至今还保留着苏共的党证,这其实是美好的臆断。普京从小就是个相当虔诚的东正教徒,其父是一名共产党员,无神论者,但母亲信奉东正教。受到母亲的影响,普京很小的时候就曾躲开父亲,去偷偷受洗。普京在2013年的一部电视片专访时曾说过:“没有东正教,就没有俄罗斯,在复兴俄罗斯的伟大事业中,东正教起着特殊的精神作用。“

对于俄罗斯的年轻人来说,东正教节日的崇拜仪式恐怕已没有多少宗教意义,他们大多数借这个节日放假休息或外出游玩。

俄罗斯的宗教首领们都挺和谐的。

俄罗斯同时也是一个多民族多信仰的国家,所以宗教人口的构成也并不是单一的。

伊斯兰教是俄罗斯的第二大宗教,俄罗斯境内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就有40个。在苏联末期到解体以后兴起的宗教复兴浪潮中,伊斯兰教徒的数量激增,1988年有1300万穆斯林,到1993年就超过了2000万,仅莫斯科州就有穆斯林300万。

正规统计有6.5%信仰伊斯兰教(估计每十年会翻番),不过这个数字明显是偏少了。目前伊斯兰教已经占领俄罗斯,有数据显示全俄的穆斯林人口占总人口数量的17%左右,约2500万人。差不多相当于整个欧洲穆斯林人口数,或者中国的穆斯林人口数。按现在的增长速度,到本世纪中叶,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将达到全国总人口的30%以上,大约5000万人。

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俄罗斯的佛教人口增长比较快,信奉藏传佛教(喇嘛教)的教徒数量也很多,多为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和图瓦蒙古人。俄罗斯佛教以藏传佛教格鲁派为主,十月革命前有寺院151座,喇嘛1.3万人。革命后,喇嘛教的反动本质遭到批判,喇嘛被视为社会主义的敌人,肃反时全被逮捕劳改或处决。

卫国战争时期,为了让西伯利亚的蒙古族裔战士从军,对喇嘛教的管制稍有宽容,不过战后的50年代又开始肃清佛教的影响,到1988年,苏联全国只剩下两座藏传佛教寺庙,僧侣不足百位。苏联解体后,恢复了宗教自由,喇嘛教开始恢复寺院,建立佛学院,以及藏医研究机构,信徒增长到200万以上。

苏联解体后,俄军废除了政委和政治管理体制,这一度造成官兵的思想混乱,为了重塑俄军的信仰,从2000年开始(这一年普京上台),俄军鼓励东正教对军队开展思想道德和爱国主义教育,以教会掌控军人思想,在军队里设立了宗教事务处,支持军事神父的工作。目前俄军有1000名军事神父,在团以上部队都设有随军神父。

目前俄军的各种武器装备,在使用前都需要接受随军神父的开光保障。像战斗机和火箭之类的重要武器装备,更是需要开光以后才能飞行和发射,例如在2015年8月15日俄罗斯空军节,伏尔加教区大牧首,为驻守俄空军第4前线轰炸机团的新型苏-34战斗轰炸机主持了开光仪式,播洒圣水,经过开光的苏-34战斗轰炸机的性能得到了显著提升。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本文由军迷圈转码显示查看原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