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圈

中东最大两国忙于内斗 特朗普帮以色列捞了个大便宜

军迷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海外探客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人的反应似乎是“他还真敢干”。美国时间12月6日,特朗普成为第一个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美国总统。从他的表态来看,主要强调的是“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事实就是耶路撒冷已经成为以色列首都”,还用一句“早就该做”揶揄前任。白宫也为总统的决定增添光环:这是他对历史和现状的承认。巴以问题的核心就是耶路撒冷的归属,而特朗普悍然偏袒以色列,这是唯恐中东不乱。“海外探客”认为,特朗普不顾多数国家反对,冒天下之大不韪,用4个字来概括就是有、恃、无、恐。

1、有——中东形势对美有利,时机已经出现

特朗普敢这么干,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看好了时机。简而言之,如今的中东形势对美国有利,没有什么势力可以挑战美国。

俄罗斯在经历近4年的制裁和2年多的战争后,已经显现出乏力感。而中东这盘棋也越下越乱,俄罗斯与伊朗之间也产生嫌隙。根据媒体12月4日报道,投靠沙特的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在逃亡途中被“胡塞武装”狙杀,从萨利赫“变节”到惨遭“斩首”,没超过48小时。表面上,沙特受挫,不得不选择强攻也门首都萨那,但实际上更为担忧是俄罗斯。

萨利赫曾经在2016年8月正式请求俄罗斯帮忙结束也门内战,俄罗斯希望能够利用萨利赫在也门各派之间斡旋,进而寻求在也门建立一个海军基地,将俄罗斯的军事力量投放到红海和亚丁湾,不仅可以巩固在叙利亚的地位,还能进一步控制中东乃至油价。但由于俄伊双方在叙利亚主导权问题上产生矛盾,伊朗决不允许俄罗斯在曼德海峡获得据点。

“胡塞武装”背后的主要支持者是伊朗,除此之外还有黎巴嫩和卡塔尔。原本,萨利赫旗下的“安全部队”与“胡塞武装”控制了北也门,现总统哈迪与沙特联军控制以亚丁为“首都”的南也门,呈现南北对峙的局面。而在数次战斗里,沙特王储萨利赫率领的9国联军则被“胡塞武装”打得丢盔弃甲和损兵折将,伊朗的影响力直线上升。不甘铩羽而归的沙特联军从12月5日起攻打萨那,“胡塞武装”则用弹道导弹向利雅得和阿布扎比还击。中东最有实力的2个国家——沙特和伊朗忙于内斗——无力顾及圣城。另一方面,也门成了伊朗的筹码,如果俄罗斯不尊重伊朗在叙利亚的利益,那么伊朗也不会尊重俄罗斯在也门的利益。曾经的准盟友就这样结下了梁子,自然无暇顾及巴以。

而一心想当中东盟主的沙特不仅陷在了也门,还因为内部的王位争夺战而无暇分心,而且卡塔尔断交危机的问题还没解决。12月5日第38届海合会首脑会议在科威特开幕,沙特、阿联酋和巴林都没有参加,而且也只有东道主和卡塔尔的元首参会,其他国家不是派出副首相就是外交大臣,科威特的斡旋接近失败,而阿联酋干脆暗示海合会已经名存实亡。巴林和卡塔尔近日干脆申请加入上海合作组织。阿拉伯世界一盘散沙,兄弟不和,外人自然要打到门口欺负。可怜沙特和卡塔尔为了巴结特朗普,还相互较劲,分别送上1100亿美元和120亿美元的军火大单。这1220亿美元如果都用在巴勒斯坦身上,恐怕早就正式建国了吧。

2、恃——凭借遥遥领先的实力,美方对威胁不屑一顾

在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之后,美国务卿蒂勒森随即表示,将依照国会22年前通过的“耶路撒冷使馆法案”,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50年前,以色列占领动耶路撒冷之后,马上宣布这是永远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勒斯坦国也针锋相对,将此地视为视为首都。“一国两都”的现象很罕见,如今就是看谁肌肉大,巴勒斯坦很显然不占上风。

更令阿拉伯世界愤怒的是,特朗普大声疾呼“以色列已经等待70年,等世界承认耶路撒冷是它的首都”,仿佛以色列是弱者和受害者,应当得到补偿。虽然美国总统声称有解决巴以争端的“新途径”,在边界问题上没有表态,似乎是为和平谈判留下了空间,但美国的公平形象已经坍塌,巴勒斯坦恐怕将不会再信任作为“调停人”的特朗普。

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喜出望外,对特朗普感恩戴德:感谢您今天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历史性决策,犹太人会永远感激您,这是一个“公正而勇敢”的决定,是实现和平的重要一步。12月6日是以色列历史性的一天。

除此之外,以色列宗教人士还给美国总统奉上尊号,吹捧特朗普是“居鲁士大帝再世”。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声称“特朗普终结了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发挥的作用,违背了国际社会共识,应当受到谴责,是对和平努力的蓄意破坏”。这份文绉绉的抗议背后,是阿巴斯需要从以色列得到关税收入,需要从美国得到宝贵的援助。

哈马斯发言人抨击美方“愚蠢”,还发出威胁:美方的行为已经越过红线,将点燃怒火。时间将证明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是最大输家。而听到哈马斯的表态后,美国务卿蒂勒森竟然笑着说“我没感到意外”。简而言之,就是不屑。

3、无——除了打嘴炮,各方没有什么实际的反对行动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反对特朗普的决定,他声称“巴以之间不存在两国方案以外的替代方案,反对任何可能破坏和平前景的单边行动。”他还重申了联合国的立场:只有巴以双方相互承认,确保彼此和平与安全的情况下,将耶路撒冷作为两国共同的首都,通过谈判永久性解除矛盾,和平才会真正到来。众所周知的是,联合国的声音最美好最理想,但也最无力最虚幻。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强调支持巴勒斯坦的立场,还重申“耶路撒冷地位应通过谈判予以定义”。

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支持特朗普的决定。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公开反对特朗普的决定,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还声明不会搬迁大使馆。

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声明:不会支持特朗普的单边决定。

日本方面从安全角度出发,仍将大使馆设在特拉维夫,等于变相反对特朗普。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经威胁“如果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土耳其将与以色列断交”,土耳其外长也谴责美方“不负责任”。但除此之外,依靠美国武器的土耳其也做不了太多。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埃及总统塞西、沙特国王萨勒曼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抗议。沙特外交人员还表示:美方这种行为是对所有穆-斯林的挑衅。

伊朗对美国进行谴责:特朗普粗暴践踏了国际关系准则,揭示了美国的恶意,美国必须为新一轮暴力行为和极端主义活动负责。

黎巴嫩总统奥恩则呼吁中东世界团结起来,因为特朗普的决定使巴以和平进程倒退数十年,威胁地区稳定。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美方的决定将引发新一轮巴以冲突,增加地区紧张局势,还将浪费美国数十年来在巴以问题上的努力,激化中东地区的反美和反以情绪,损害美国的信誉和影响力,美国驻外人员也将面临危险,但在特朗普看来,这些恐怕只是短期损失,而从长期来看,美国的地位依旧不可动摇。巴勒斯坦虽然恨得牙根疼,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即使不偏袒以色列,中东地区也不会平静,冲突天天都有,难道不是?!

特朗普就像一个“政治精算师”,吃准了中东这些国家,透露出“欺负你,你也得求我”的自信。尽管他宣称“只要巴以同意,美国就将支持一个两国方案”,但这更像是最后通牒。巴勒斯坦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4、恐——特朗普恐惧的不是中东血流成河,而是国内支持度下降

等混乱过后,特朗普依靠“说话算话”的品格将赢得美国犹太人和基督教福音派人士的支持,以及资金和选票。在特朗普竞选时,犹太金主出钱出力出策略,他不能不知恩图报。

以色列游说集团又一次成功影响了美国的外交政策,而且可能是数十年来收获最大的一次。以方通过“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利库德之友”、“反诽谤联盟”等游说集团,成功把华盛顿拉下水,如今的现状比较清晰:美国和以色列站在一起,对抗整个伊-撕兰世界。以色列处于风暴中心70多年,承受四邻的攻击和袭扰,现在美国终于可以挡住一部分火力。作为冷战时期美国重要的“战略资产”,以色列在911之后把自身定位为“美国反恐战线上最坚定的盟友”。以色列最大的担忧就是美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过于融洽。如今,以色列得逞了。特朗普看来是中了“圈套”,而且甘之如饴。

偏袒以色列,实际上符合美国利益。美国最怕的就是中东风平浪静,没有战争,没有冲突,没有矛盾,如何推销军火。没有战争就要制造战争,耶路撒冷的归属必然是点燃了火药桶。为了美国的利益,特朗普哪管中东血流成河。即使从宗教情感上来说,特朗普也是希望西方重新夺回圣城,而以色列不过是个保安。他成功了。

特朗普像一个精明且耐心的猎手,仔细观察环境,终于抓住了一闪而过的机会。尽管因为一座城,得罪了全世界,但谁也不能否认这次冒险获得了成功,而成效或将在未来显现。当伊万卡成为女总统、库什纳成为“第一先生”的时候,不要忘了老特朗普在今天的投资和布局。(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